首页|UED2在线-首页
恒行注册-首页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0-04-23 02:53    文字:【 】【 】【

  恒行注册-首页【主管QQ:6008777】欢迎咨询,待遇一步到位!

  大衣哥朱之文家大门被踹后,警方通告称,两名嫌疑人分别被拘十日。有网友曝光,朱楼村游乐设施陆续被拆除。这下,大衣哥又要被骂“断了村里的财路”了。为什么他捐了那么多钱,却一点好也落不下?

  朱之文的家人愤怒地走出来,想要找那个踹门的肇事者,而这个时候,戴墨镜的男子早已不见踪影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他又大摇大摆地走进朱之文的院子,对着所有人说:没事,没事,我该跺跺他不管我,没事。

  最后,朱之文实在没办法了,只能苦笑着走出门,和门口要求合影的“粉丝”们拍照留念。

  2011年,他在《星光大道》走红之后,他的家就已经成了一个旅游景点,每天从早到晚接待着从全国各地前来见他的观众。

  最终,朱之文的大衣以51万多元的价格卖出,深受感动的朱之文决定自己自掏腰包再加10万。

  早在节目播出之前,他义卖大衣的消息就已经被散播出去,于是,“炒作”、“沽名钓誉”,“不务正业”……各种负面报道和朱之文绑定在一起,以至于到了几年之后,“卖大衣”依然是朱之文身上的一个“污点”。

  在网络上,你可以找到很多村民们“声讨”朱之文的视频,面对记者的镜头,他们从没掩饰过自己对于朱之文的不满。

  他就是修了这一点路,说的那个大话,说等我有钱了我要把这个桥修上来,这结果呢啥都没有,你说大话使小钱。

  村里、县里、镇里,都给过他很多帮助,要不然他走不到这一步。但是我们这个村想找他捐助建一个学校,他一分钱没捐。

  他(朱之文)要想叫俺说他个好,就给俺庄上每人买个小轿子车,一人给一万块钱,谁都说他个好。

  别人问他借钱,他几乎是有求必应,但那些借了朱之文三万五万的村民,却从来没想过要还钱。

  有很多人质疑,这么多年来,朱之文也挣了不少钱,为什么不离开村子,去一个乡亲们找不到的地方生活。

  朱之文说,因为那里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,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倾注了自己的心血。

  可是也有网友说,朱之文之所以不搬家,是因为被村民威胁,如果搬家就去撬了他的祖坟。

  在朱之文的村子里,到处都是以他之名设立的“旅游景点”,专门吸引外地村民前来参观、消费。

  前些年,来拍照的人最多是自己回家留个纪念,现在进入了短视频直播的时代,直播朱之文就成了村里人的致富经。

  老人住在朱之文家斜对面,他时刻关注着朱之文家里发生的一切,只要一有动静,不管是什么,他都会赶紧掏出手机拍几段视频。

  他买了一部智能手机,开始在短视频平台上发布朱之文的日常,换新手机不足两月,他靠拍朱之文,已经提现800元。

  后来,老人赚了钱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,朱之文家门口的人越来越多,不堪其扰的朱之文加了一道铁门。

  架子也太大了吧,你唱个歌有什么了不起的,老百姓603883股吧)都不接待的吗?

  “挣点火力,火山小视频上不是一火力一毛钱嘛,在家拍个视频上个热门,挣个百八十的,能给小孩买点东西。”一位村民直言不讳地说道。

  出去打工,一天也就挣个百八十的,在家拍拍朱之文,只要上了热门也能赚差不多的钱,粉丝多了之后,还能卖卖货。

  前几年,朱之文还很反感这样的行为,他对记者说,自己做了好事还不被人善待,觉得心很凉。

  他也曾反感自己生活在所有人的镜头下面,曾经有一次,他大力推开了一位试图跟拍他的女性,而这件事也被人拿出来嚼了舌根。

  朱之文的爱人称,自己的生活已经完全不像生活了,就连吃一个馒头、喝一口水也要被上传到网上。

  于是有好几次,朱之文都决定从此闭门谢客,并在门上写下了:不要拍照,不要录像,谢谢理解。

  但是最近几年,朱之文不再回避镜头,他甚至开始配合大家的要求,说一些吉祥话,或是唱一段歌曲。

  正常的生活被打乱,妻子觉得很生气,朱之文这时就会劝她:你要是一发火,被人家把这个新闻扩大了,丢人的是咱。

  从拒绝被拍,到配合表演,朱之文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,从他最近的采访中,或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  他不再像几年前那样,采访时只会说一些通俗易懂的大白话,反而有些自创的“人生哲学”。

  20多年来,村里人没少笑话过朱之文,因为他是最不会干农活的那个人,在田间地头,他总是干着干着活儿,就开始“偷懒”唱歌。

  为了练习唱歌,他甚至有点傻气。下雨天,蒙着一个化肥袋子,就能站在雨里放声高歌。

  2011年,山东电视台《我是大明星》节目在全省海选,村里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朱之文。

  花了18元路费,朱之文从菏泽来到了济宁,因为买不起衣服,朱之文只能穿着一身军大衣上了台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整天就知道唱歌的人,在42岁这一年,竟然成了被全国人民熟知的大明星。

  还有一个50多岁的男子远道而来,和朱之文纠缠数月,“他来借钱,经常露天睡,偶尔住个宾馆,耗了三个多月。他一直问我,考虑好了吗,不然回去交不了差。”最后也是报警处理。

  “待了三天,每天骚扰,夜里凌晨两三点钟还在踹门,踹一下狗就叫,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。最后,只能报警了。”

  村民们不知道,唱歌对于朱之文来说意味着什么,他们的眼里,只看到了朱之文的儿子买了车,买了房,娶了媳妇,进了县城。

  只有朱之文心里知道,当他唱起“蓝蓝的天上白云飘”的时候,那一朵朵的白云,就自然而然地飘到眼前了。

  而现在,朱之文想要再抬头望着天空,唱起那些熟悉的旋律时,望向的就只有一个个正在直播他生活的摄像头。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1 首页|UED2在线-首页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